這是村上龍用社會問題繭居族(隱蔽青年)作為題材寫下的小說。根據維基百科對繭居族的定義:「隱蔽青年,俗稱家裡蹲、繭居族,指人處於狹小空間、不出社會、不上學或不上班,過著一種自我封閉的生活。」跟現在常聽到的尼特族感覺有點像:「尼特族(英語:NEET)是指一些不升學、不就業、不進修或參加就業輔導,終日無所事事的青年族群。」。關於這兩個名詞的內容請直接連結到維基百科參考,在此不多敘述。

  一樣,我不覺得這種狀態是什麼「大問題」,也不想討論這樣的狀態下會導致什麼問題,所以我才推薦這本小說,雖然不是真人真事,尼特族也不見得像書中繭居族可能會有的暴力傾向,我在書中看見了‘希望’,非常想把這種希望分享給處在低潮沒有方向的人!

 

  我會喜愛《最後家族》這故事,跟我所寫下的《寂寞國的殺人》心得有一點相關,關鍵詞是:「寂寞與希望」。《寂寞國的殺人》提出解決此問題的方法在於「發揮家庭功能」,我猜有可能跟《最後家族》有所關係也說不定?!

  《最後家族》於2001年在箱根完稿,《寂寞國的殺人》寫於1997年,時間都是日本現代化,還持有舊觀念,未建立新觀念的背景。《最後家族》的爸爸媽媽都是舊價值觀的人,秀樹和知美處在被教導舊價值觀,開始產生質疑的年輕世代。書中描寫繭居少年秀樹會繭居是因為面對升學的壓力與不融合的人際關係等等下造成的,尼特族應該也差不多的意思,薪水太低、時間工作長等原因蹲在家裡,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選擇隱居的人多是自我價值感較低落的人!環境很糟加上不肯定自己的存在才會連一丁點挫折就受不了~。不然應該會是像書中秀樹的妹妹知美那樣,雖然不確定也對未來感到懷疑,但依舊想尋找自己的道路?!創造自己的幸福。

 

  《最後家族》簡單的說是一個繭居少年一家四口的故事,村上龍在故事中讓四人各自有發聲的機會,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立場與看法。雖然是一家人,有共同要學習的課題,但也有各人要前往的道路,只是藉由‘繭居’這件事作為引爆的點罷了。

 

  秀樹繭居,身為父母的秀吉和昭子並不清楚,但妹妹知美卻明瞭這是哥哥必要的事情!「就像把吉本佳織的制服和書包丟進焚化爐一樣,對哥哥來說,繭居也是必要的事。」(P22是的,家庭就是這麼微妙,父母無法理解的事情,手足卻能清楚感受得到。總之,這個故事很棒,喜歡的地方很多,無法一一描述!需要解決的‘問題’很明確,家人為了這個問題奔波,藉由試圖解決而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讓原本的問題不再是問題,同時大家也得到成長,從中獲得希望,真的很溫暖呢!村上龍也寫這樣的故事喔(笑)。結局正是我在猜的‘發揮家庭功能’是怎麼樣一回事!?

 

  結局確實還是完整的家,看起來一樣沒有變,但組成的成分些許不太一樣!對昭子(少年媽媽)印象最深刻,她真的是一位非常堅強的女性!與小多歲的延江當朋友這段,讀得津津有味~。說到這個,我對村上龍為四位安排的「朋友們」相當滿意。分配給招子的延江,在昭子脆弱的時候給予一點安慰,也讓她思考「自己」。知美的朋友近藤,與哥哥一樣曾是繭居族,不過已經投入自己的興趣走入社會,與他認識讓知美思考「未來」。爸爸秀吉認識小多歲的朋友容子,讓忍耐以久的內心有了舒緩的出口。秀樹‘偷窺’的鄰居yuki,稱不上是朋友,但也因為她秀樹動了起來!開始有踏入社會的方向。

 

  村上龍後記寫道:「這本小說的出發點,是對人與人之間『救』與『被救』關係的懷疑。救了某人也救了自己,如此世俗觀念在社會裡蔓延著,但他的弊害很大。這樣的思維,可能會阻礙了自立。」

→我可以理解村上龍的意思,像是爸爸媽媽幫孩子解決問題,總認為自己是對的,替孩子鋪路,但沒有想過孩子想自己行動?才不需要真正的幫忙呢?!爸媽念孩子什麼都不懂,卻什麼也不讓孩子做…。被家爆的yuki如果不想走出那個家暴的家庭,誰也沒辦法,就算秀樹硬把她拉出門,她也會自己走回去。

  我同意秀樹找的律師說的,看不慣別人被欺負受,是因為自己心裡有一個相對應的問題。現實中好像要把別人救出來,其實是在救自己…,剛好相反。就像爸媽在孩子生病時緊張兮兮碎碎念,孩子生病是他的問題,爸媽碎念是他們緊張有著看不下去的焦慮。村上龍故意設計書中秀樹媽媽昭子,沒有涉入秀樹任何行動,只有自己去找醫生諮詢、過自己的生活,反而讓秀樹有空間思考,漸漸走出來。

 

  這個觀念挺重要的!我覺得…。不管在家庭、情人或是朋友間,都必須存在自己的個體,不然很容易被吞噬,然後就會開始迷失,陷入痛苦的困境。

 

  最後,再一次,誠心推薦《最後家族》。

 

lovetea5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剛看完這本書,非常讚同您最後幾段的觀點。